肉炒丝瓜视频教程

阿咦说:“我用泥巴糊到这蜡样外面,然后放到火窖中去烧,是要让这蜡样能融掉流出来的,之后,这泥巴就成了母具,而后,要往母具里浇金属溶液的话,母具内腔也要透气,否则,不但烧母具的时候,蜡容易把外面的泥土撑裂,等灌入金属时,金属液体也不容透到母具里的各个角落,或者会有向上回的气泡堵在拐角里,为此,这些多出的蜡支,其实是透气孔。”

张静涛恍然大悟,才明白了为何人家做雕像时,会在蜡样上钉很多钉子。

无疑,这些钉子都是钉在凹凸处的,就是为了更好地引导金属液,免得金属液体灌得不到位。

张静涛看了看,上面的二个蜡支,都在匕首朝上的柄部的上方,一支是笔直的,一支是略斜的,都可作为浇灌口用。

蜡制的匕首朝下的刃尖下,则是一艮弯弯细细的蜡肠。

这蜡肠更比上面的口要细小,就保证了浇灌时,在母具里的空气被轻松逼出来的同时,金属液体仍能得到足够的静压,并不影响浇灌,或者还能让金属液在一定的压力之下,流动更好,以保证金属液体从母具下端开始积累到满。

这样一来,器具做出来就更不容易有金属坑这样的缺陷。

张静涛就道:“看来透气口还可以不止这些。”

阿咦笑眯眯道:“是的,在器具的拐角处,那些不容易回出空气的地方,可以加一个通气口和一道蜡肠,只是通常浇注一件金属器具,只要有四个口子就够用了,所以,我把这样的母子,叫作‘四’,它表示母具里有四个口子,也表示数量四。”

张静涛惊异了,未料居然听到了‘四’字的含义。

怪不得文字中有四无忌惮这样的用法呢,敢情这四字是可以代表模具的,便是说,这模具是想怎么制作,就怎么制作的,才有了四意而为的含义的。

可想而知,肆这种繁体字,完全是一个假字。

清纯小美女手中缤纷多彩的气球

张静涛不由道:“好有趣。”

阿咦微笑道:“是很有趣的。”

雪见却问:“这发音怎么来的?”

阿咦便解释了,大致是说:

这种用温度毁灭蜡样的做法,带着毁灭性质,和蚕茧取丝,蚕被杀死的含义也有点像,为此,她把失去生命叫做死。

至于声部会用第三声,因生命会轮回,才用三声,表示去而复来,来而复去。

至于声部的标注,毫无疑问:

第一声平声,正是取自于‘一’的时点平移含义。

第二声提声,正是取自于提打旁的提打含义,为此亦带着惊声。

第三声转音,正是取自于拼音字母v,其含义也差不多,带有转折含义,或注入又提走,提走又注入这样的反复含义。

第四声重音,正是取自于一捺,这捺,延展的方向,是大字造湖的彼岸,带有确定、着重、达成、有深度等含义。

为此,定了‘四’字的发音后,还因为金属液体在母具中,可以灌到了人看不到的隐秘部位,阿咦便用了厶字,表示隐私。

其中丿和折,表示分开流体的管道和转折,人的视线遇到这样的转折,是看不见其内部的。

其中的点,表示灌入和印入深处。

因而,这厶字既然有铸造而来,自然也能表示铸造的一个环节的。

华夏的同音字,就是这么奇妙。

张静涛脑中灵机一动,道:“咦,这么说来,这厶字,也可以化为数字4了?”

阿咦赞道:“伏夕真聪明,正是呢。”

张静涛再一想,忽而又明白了八字的由来,但他不确定阿咦创出了八没有,便问:“这个四字,似乎还可以转为别的数字?”

阿咦点头,拉着张静涛走到另一幅母具边。

那母具,在还是泥土的时候,用蚕丝绳子割成了二半后,还修出了笋头,才烧制出来的,十分精妙。

却是灌胶法或火焚法的进阶母具。

只是,这样的母具优势不小,但缺点也很明显,那就是浇铸出来的器物,会有凸缝。

当然,很多工具有金属缝都是无所谓的,毕竟工具通常不差这一点美观性。

阿咦扒开了那副母具,让张静涛看清楚,才道:“若把母具在烧制前就小心割开,作成二块拼接式的,就可看清楚母具里面作得好不好,是不是有裂缝或气泡,若有,还可以修补做好,再灌金属,因此,把这样的母具‘四’一分为二的话,就有了八个口子,为此,我把扒开母具的含义来代表八个口子,叫它八。另外,这八字,也如人字的屋顶分开,为此,八字,本身有八开、分开的含义。”

张静涛立即明白了,八开,和扒开的含义是相通的,只是提手旁的扒,有如小狐狸在树下扒提泥土,寻找蝉蛹吃的那类提扒的含义,为此,扒虽看似有一点重复,却并非假字,因它含有八不能表达的含义。

八,只是说,直接左右分开。

不像根,那木字旁,此刻看,自然是十字分出的年轮,而后像不浪鼓一样,往圆周外扩展,指的自然是木类植物,一年年朝外延展的年轮。

禾字,则是用丿的去除含义,去除了年轮的禾类植物。

为此,根却是假字,真字则是:艮。

张静涛就又开动脑筋道:“似乎母字,也带有这含义?”

阿咦道:“是的是的,母字,可看作是上下扒开的一副母具。”

张静涛道:“所以转为数字的话?”

阿咦在桌子上用一支竹子笔,沾了些墨水,在一张华丽却有点起伏折皱的纸张上,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数字8字。

并道:“这就是一个数字8了,它表示的正是分开的模具,只是都写成圆形后,这个数字更容易记录。”

张静涛道:“嗯嗯嗯,看来这个8还可以代表情人?”

阿咦嬉笑道:“是的,为此我造了个‘吕’字,代表打开的母具,这二半母具,既然有榫头,能如男女一样契合,又可分开,每个为单独的个体。另外,大些字母‘B’就也带有母具对半分开的含义,我给它用剥开的剥音。”

原来大些字母B就是这么来的。

张静涛恍然间,才忽而发现了一件更令他惊讶的事。

他拿起了华丽的白纸,惊道:“天,这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