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在线下载

并且这大山洞中,还挂了很多的装饰品,有好看的木料,有贝壳串,有毛皮,有昂贵的各种巫石,有些天然如石雕一般,总体看上去,竟然有一种很奢华的感受。

进门还有武士守卫,防止武士们在这里喝酒喝昏了头闹事。

这武士的实力有多强么,从心急火燎就要进去的善满被守门的武士轻松一把推开,被迫站住了,应对询问和警告,便可知一斑。

至于这警告的内容,自然是说喝了酒不准发疯,否则一顿毒打,扔野地里去。

这是规矩,因而善满虽有点不爽,但并未纠结于这一点小小的挫折。

这里也有办事的机构,那就是一艮挖出的巨木并被砍平了一侧,作成了一个大吧台的那一块区域,由酒馆的老板娘坐镇。

该吧台区域既是付香料买服务的地方,也是很多事务的发布地。

这吧字,便是ba

字的由来,b延伸来说,是剥开的食物,a是妹子张大的嘴巴,

是火烧的木巴。

为此,最初的吧台,其实是有烤肉的。

只是,如今这吧台仅仅是张静涛的脑补,并没有火把和烤肉。

青春荷尔蒙跳动

就如与这酒馆有关的酒馆、老板娘、小厮这类称呼。

至于张静涛经常会想到老外的鸟语,是因为在张静涛看来,后世的世界,总会形成新的精英等级规则,鸟语虽落后,却偏偏会成为流行语,并且精英制度的确能带动社会发展,既然如此,小孩子当然也要跟着好好学习文化,争取成为社会的精英。

甚至,学习文化,通过文化竞争,让自己脱颖而出,成为精英,会变得更重要。

因随着国家从新建的理念落后,到发展后,理念慢慢跟进,精英等级制度会越来越完善,这方面也会越来越公正。

在这种竞争中,人们享受到的,可是‘尽可能的公正’。

中考不公正吗?高考不公正吗?

考上了,哪个大学不能去?

可见,成为精英,在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同时,这社会的一切资源都是向你打开的。

因而并非知道了文明出自华夏,就需要厌恶学习文化。

再者,就如语文要背别人写的小说,不也是学习?学习文化创作出来的东西,来提高自己的水平,很正常,文化中也会有各种精彩的见解,本有今人智慧的结晶。

因而恰恰相反,更要好好学习文化。

若自己没机会了,那么也不要让自己的小孩子错过良好的成长。

只要我们能牢记文明!

华夏简字和其蕴含的唯一文明,是华夏艮骨。

有了华夏艮骨,又学会了鸟语,才能将真正的文明更好地传播,让人类再次领略到何为文明。

再看酒馆中,也有小厮服务。

为此善满和善饮进来后,什么也不管,占了一张桌子就叫酒肉。

结果引得所有人都过去了,先吃喝起来。

张静涛喝了二口果酒,又吃了一小块腌牛肉,发现味道居然都很不错后,已然知道止不住这些人吃喝了,只能等了一会,才问:“谁去报名?”

果然,善满道:“闭嘴,吃喝最重要,不可以停下来,吃好再说。”

其余几人也是点头,显然,这对小队成员来说,的确是极大的享受,更要紧的是,不是什么地方都有酒馆的,以前的楚地,如今的越地,加起来,有酒馆的地方都没几个。

尽管如今这酒馆已然在不断建造出来,至于说是建造,是因为猿人毕竟也是会挖洞的,算得上是建造中最原始的一种,就如野猪,野狼,也都会挖洞。

张静涛脸黑了,只能放弃了和火羽等人汇合的想法,跟着吃喝,不过他没再喝酒。

他也吃得很慢条斯理,毕竟这些食物虽口感还算不错,但也不可能太吸引他的。

等吃差不多了,善满才叹息道:“真是好吃啊,在这夜露酒馆花费才叫值得啊。”

善饮虽吹牛说他很善饮,其实酒量却并不如何,有点醉醺醺道:“是的,太值了,美死了。”

海螺趴在铺着兽皮的石台上,这美女傻笑道:“伏夕,你怎么没胃口么?如今既然是十字小队了,自然是你去报名。”

张静涛无语,等了半天,也就是为了等这句话。

张静涛就来到了台前报名,按照预定,他没用小队名义,而是用了十字会的名义。

报名则是有费用的,费用正是香料。

不过不用一袋,整个小队报名就只要一包。

猿人的一袋中,则通常按照手指的数字,放十包香料,尽管真正的袋是细微物体装在一起的含义,比如一袋米。

至于这个账,当然就是张静涛付了。

张静涛便是又被这群醉鬼小小坑了一把。

“报名都要猫武士的水准才行,否则那是去送死,联盟并不希望联盟武士白白去送死,甚至不希望仰慕联盟的浪人武士去死,你们都有猫武士的水准吗?”老板娘夜露淡淡问。

“有,都有。”张静涛说,这种询问,其实只是例行公事,这老板娘也不会管你是不是真去送死。

“留下小队纹身,和每个成员的纹身,作为记录,我百越联盟是很公正的,不会弄错这些纹身,若同伴的纹身你画不好的话,可以让他们自己来画。”老板娘夜露说,否则她可记不住谁谁谁都是那个小队或哪个会的。

“能画好。”张静涛画这些简单的纹身自然不成问题,但对于猿人来说,其实问题颇大,他们往往只能画自己经常画的纹身,别人的可画不像的,为此老板娘才这么说。

这种纹身,在猿人的脑海中,仅仅是自己做出来的身上的皮色的含义。

就如兽皮的特征。

为此,这图画式文字都是完不同的概念,在皮色概念之下,猿人的脑袋中,是没有文字的想法的。

等把图画在石板上后,性感的老板娘勾着下巴,对张静涛爱理不理,只用十艮手指比划了一下,道:“十日后的晚上猎虎,若天气不好,就再作打算,集合地在百越谷口。”

的确,这老板娘大人物见多了,对这小小的都没听说过的十字会成员实在没什么兴趣。

张静涛见了很不爽,道:“我们好歹也是来消费的,老板娘你也太冷淡了吧?”

老板娘很长的眼帘眨巴二下,惊奇道:“我需要对死人很热情吗?”

张静涛脸黑了,气道:“有这么夸张吗?”

老板娘正拿起了张静涛画的石版画看,看了一眼后,很惊讶这些画的细节竟然能处理得这么好,那浪花,天哪,还可以画成这样的吗?简直活了一样。

张静涛要是知道这老板娘的惊讶,一定会哭笑不得,他的画技虽然是极好的,素描,漫画,墨彩,抽象都学过,但此刻他真的是随意画的,那图画,其实就如幼儿园的小孩子画出来的萌搭搭的卡通画而已。